-萬法歸宗-首頁-   -線上易經卜卦-   -八字論命-詳解篇-    -八字-大運勢-    -奇門遁甲-大運勢-   -八字速配-感情篇-   -八字神煞速查-桃花運   -考運篇--New-  -郭岳璋-介紹

-澤雷隨--36==木
6=丁未土=妻財-應
5=丁酉金=官鬼-
4=丁亥水=父母-
3=庚辰土=妻財-世
2=庚寅木=兄弟-
1=庚子水=父母-

本卦 第1爻 第2爻 第3爻 第4爻 第5爻 第6爻 綜卦 錯卦 互卦
澤雷隨
12十二、澤雷隨 震木歸魂卦

隨象體:震雷在兌澤之下,以致池中之水,也跟隨引起了波浪漂盪。又震陽剛長男,兌陰柔少女,陽剛屈於陰柔之下,以剛下柔屈己隨人,隨順和同。又上卦二陽隨一陰,下卦一陽隨二陰,以剛下柔也。

七月卦: 春平、 夏吉、 秋凶、 冬吉。

評曰:乘馬逐鹿之象,我動彼說之意。

判斷:此卦震雷在下,兌澤在上,雷澤中霹之象,雷震澤亦隨之動。隨乃從也。然得此卦時,以剛下柔,為眾人悅服,為事成之時。又為枯木重茂之卦,物變即吉。有變動居處或去鄉之變。但可變,變則吉也。求財望事有可成之兆,但遲。
占得此卦者,因驚雷動之於澤,澤水隨之感應而波盪,故男人占得,定有妄相遇之女,宜防女難。女人占得,有被動波盪失節之害,宜固貞正之道者吉。亦恐有親予與他人養也。男須防損財。斷之婚姻,有兩父兩母在其中,隨從進前可成就。但若不嚴守夭婦之道,會有不幸後果。

參考:隨順和同,是為元善,順者須以貞固自持,方能無咎。澤有雷,故君于知其不敢妄動,即取隨順之道。古時孫臏破秦卜得此卦,知此一戰必勝。論此卦,雷藏於澤底,深之不可尋,為敵明我暗,待勢擊敵於不備必操勝券。故而時機成熟雷震撼於澤,其波必盪溢,又澤之底基被盪,必潰矣。此卦又有二女同居一室之象,故占得此卦亦可斷有兩父或兩母之事,於婚姻宜活斷之。

【總結批論】
隨:表隨遇而安,一切隨緣、隨和。主吉象。事事均可依隨著自己的心思計畫來執行,而會順利地達成。事業、投資、理財、感情,均會有令人滿意的發展和收穫。

疾病:因此卦為「歸魂卦」表已受亡魂的沖煞、附身,影響很大了!醫藥治療無功效,需盡快處理不能拖延。

應用:
 運勢:物事均有去舊迎新之吉象,凡事與他人互相通達、協商,可名利雙收。倘若三心二意,或獨立單行,不聽人言勸,有自招災禍之虞。
 愛情::目前重於情慾、經濟,依賴心較重,順著時事、心性而行即可,感情如家人般的結合。
 家運::本身有相當不錯的收入,富有之象。但不可過於放縱,守操節為宜。
 胎孕::無礙。生女兒無驚險,九五爻動,產母有災。
 子女::親情融洽,與六親和睦,幸福之象。
 週轉::和氣相商有利,意氣用事則難成。
 買賣::勿頑強固執,或不採納別人的意見,則交易有利。否則失之,有阻。
 疾病::占病凶,須長期治療。亦須注意口部、呼吸系統肺部及肝臟之毛病。吉凶需以動爻、變卦來判斷。
 等人:會遲到。
 尋人:出走之人與色情有關,不必去找了,過些時日會自己回來,勿急。
 失物::遺失可求於婦人,附近之東方或西方,混雜於某些物品中,可尋。或自己誤失,可急尋。
 旅行::吉利。有人隨行更好。但此卦亦須防單獨外出,小心無謂之災。
 訟詞糾紛::日前無憂,不久有,互有意見。和解為宜。
 求事求職::雖吉,然若能謙遜待人,多接受別人意見,會得人提拔。
 考試:成績理想。
 改行:有充份計劃者可行。開業吉利。
澤雷隨 

震下兌上。隨:元亨,利貞,無咎。

[疏]「隨元亨利貞無咎」。○正義曰:「元亨」者,於相隨之世,必大得亨通。若其不大亨通,則無以相隨,逆於時也。「利貞」者,相隨之體,須利在得正。隨而不正,則邪僻之道,必須利貞也。「無咎」者,有此四德、乃無咎。以茍相從,涉於朋黨,故必須四德乃無咎也。凡卦有四德者,或其卦當時之義,即有四德,如乾、坤、屯、臨、無妄,此五卦之時,即能四德備具。其隨卦以惡相隨,則不可也。有此四德乃無咎,無此四德則有咎也。與前五卦其義稍別。其《革卦》「巳日乃孚有四德」,若不「巳日乃孚」,則無四德,與乾、坤、屯、臨、無妄、隨其義又別。若當卦之時,其卦雖美,未有四德。若行此美,方得在後始致四德者,於卦則不言其德也。若謙、泰及復之等,德義既美,行之不巳,久必致此四德。但當初之時,其德未具,故卦不顯四德也。其諸卦之三德巳下,其義大略亦然也。

《彖》曰:隨,剛來而下柔,動而說,隨。大亨貞無咎,而天下隨時。隨時之義大矣哉!〈震剛而兌柔也,以剛下柔動而之說,乃得隨也。為隨而不大通,逆於時也。相隨而不為利,正災之道也。故大通利貞,乃得無咎也。為隨而令大通利貞,得於時也。得時則天下隨之矣。隨之所施,唯在於時也。時異而不隨,否之道也,故「隨時之義大矣哉」!〉

[疏]「彖曰」至「大矣哉」。○正義曰:「隨剛來而下柔,動而說,隨」者,此釋隨卦之義。所以致此隨者,由剛來而下柔。「剛」謂震也,柔謂兌也。震處兌下,是剛來下柔。震動而兌說,既能下人,動則喜說,所以物皆隨從也。「大亨貞無咎而天下隨時」者,以有大亨貞正,無有咎害,而天下隨之,以正道相隨,故隨之者廣。若不以「大亨貞無咎」,而以邪僻相隨,則天下不從也。「隨時之義大矣哉」,若以「元亨利貞」,則天下隨從,即隨之義意廣大矣哉,謂隨之初始,其道未弘,終久義意而美大者。特雲「隨時」者,謂隨其時節之義,謂此時宜行「元亨利貞」,故云「隨時」也。○注「震剛而兌」至「大矣哉」!○正義曰:為隨而不大通,逆於時也。物既相隨之時,若王者不以廣大開通,使物閉塞,是違逆於隨從之時也。「相隨而不為利,正災之道」者,凡物之相隨,多曲相朋附,不能利益於物,守其正直,此則小人之道長,災禍及之,故云「災之道」也。「隨之所施,唯在於時」者,釋「隨時」之義,言隨時施設,唯在於得時。若能大通利貞,是得時也。若不能大通利貞,是失時也。「時異而不隨,否之道」者,凡所遇之時,體無恆定,或值不動之時,或值相隨之時,舊來恆往,今須隨從。時既殊異於前,而不使物相隨,則是否塞之道,當須可隨則隨,逐時而用,所利則大,故云「隨時之義大矣哉」!

《象》曰:澤中有雷,隨,君子以鄉晦入宴息。〈澤中有雷,「動說」之象也。物皆說隨,可以無為,不勞明鑒。故君子「向晦入宴息」也。〉

[疏]「象曰」至「宴息」。○正義曰:《說卦》云:「動萬物者莫疾乎雷,……說萬物者莫說乎澤。故《注》云:「澤中有雷,動說之象也。」「君子以鄉晦入宴息」者,明物皆說豫相隨,不勞明鑒,故君子象之。鄭玄云:「晦,宴也。猶人君既夕之後,入於宴寢而止息。」

初九:官有渝,貞吉。出門交有功。〈居隨之始,上無其應,無所偏系,動能隨時,意無所主者也。隨不以欲,以欲隨宜者也。故官有渝變,隨不失正也。出門無違,何所失哉!〉

[疏]「初九」至「有功」。○正義曰:「官有渝」者,官謂執掌之職。人心執掌,與官同稱,故人心所主,謂之「官渝變」也。此初九既無其應,無所偏系,可隨則隨,是所執之志有能渝變也。唯正是從,故「貞吉」也。「出門交有功」者,所隨不以私慾,故見善則往隨之,以此出門,交獲其功。○注「居隨之始」至「何所失哉」。○正義曰:言「隨不以欲,以欲隨宜」者,若有其應,則有私慾,以無偏應,是所隨之事不以私慾,有正則從,是以欲隨其所宜也。

《象》曰:「官有渝」,從正吉也。「出門交有功」,不失也。

[疏]正義曰:「官有渝從正吉」者,釋「官有渝」之義。所執官守正,能隨時渝變,以見貞正則往隨從,故云「從正吉」。「出門交有功不失」者,釋「交有功」之義。以所隨之處,不失正道,故出門即有功也。

六二:系小子,失丈夫。〈陰之為物,以處隨世,不能獨立,必有系也。居隨之時,體於柔弱,而以乘夫剛動,豈能秉志違於所近?隨此失彼,弗能兼與。五處已上,初處已下,故曰「系小子,失丈夫」也。〉

[疏]「六二」至「失丈夫」。○正義曰:「小子」謂初九也。「丈夫」謂九五也。初九處卑,故稱「小子」。五居尊位,故稱「丈夫」。六二既是陰柔,不能獨立所處,必近系屬初九,故云「系小子」。既屬初九,則不得往應於五,故云「失丈夫」也。

《象》曰:「系小子」,弗兼與也。

[疏]正義曰:釋「系小子」之意。既隨此初九,則失彼九五丈夫,是不能兩處兼有,故云「弗兼與」也。

六三:系丈夫,失小子。隨有求得,利居貞。〈陰之為物,以處隨世,不能獨立,必有系也。雖體下卦,二巳據初,將何所附?故舍初系四,志在「丈夫」。四俱無應,亦欲於巳隨之,則得其所求矣,故曰「隨有求得」也。應非其正,以繫於人,何可以妄曰「利居貞」也?初處己下,四處已上,故曰「系丈夫,失小子」也。〉

[疏]「六三系丈夫」至「利居貞」。○正義曰:六三陰柔,近於九四,是繫於「丈夫」也。初九既被六二之所據,六三不可復往從之,是「失小子」也。「隨有求得」者,三從往隨於四,四亦更無他應。己往隨於四,四不能逆己,是三之所隨,有求而皆得也。「利居貞」者,己非其正,以繫於人,不可妄動,唯利在俱處守正,故云「利居貞也」。○注「四俱無應」至「小子也」。○正義曰:「四俱無應」者,三既無應,四亦無應,是四與三俱無應也。此六二、六三因陰陽之象,假丈夫、小子以明人事,餘無義也。

《象》曰:「系丈夫」,志舍下也。〈「下」謂初也。〉

[疏]正義曰:釋「系丈夫」之義。六三既系九四之「丈夫」,志意則舍下之初九也。

九四:隨有獲,貞兇。有孚在道以明,何咎?〈處說之初,下據二陰,三求系己,不距則獲,故曰「隨有獲」也。居於臣地,履非其位,以擅其民,失於臣道,違正者也,故曰「貞兇」。體剛居說而得民心,能乾其事,而成其功者也。雖為常義,志在濟物,心有公誠,著信在道以明其功,何咎之有?〉

[疏]「九四」至「餌咎」。○正義曰:「隨有獲」者,處說之初,下據二陰,三求系己,不距則獲,故曰「隨有獲」也。「貞兇」者,居於臣地,履非其位,以擅其民,失其臣道,違其正理,故「貞兇」也。「有孚在道以明,何咎」者,體剛居說而得民心,雖違常義,志在濟物,心存公誠,著信在於正道,有功以明,更有何咎?故云「有孚在道以明,何咎」也。

《象》曰:「隨有獲」,其義兇也。「有孚在道」,明功也。

[疏]正義曰:「隨有獲其義兇」者,釋「隨有獲貞兇」之意。九四既有六三、六二,獲得九五之民,為臣而擅君之民,失於臣義,是以宜其兇也。「有孚在道明功」者,釋「以明何咎」之義。既能著信在於正道,是明立其功,故無咎也。

九五:孚於嘉,吉。〈履正居中,而處隨世,盡「隨時」之宜,得物之誠,故「嘉吉」也。〉

[疏]正義曰:嘉,善也。履中居正,而處隨世,盡隨時之義,得物之誠信,故獲美善之吉也。

《象》曰:「孚於嘉,吉」,位正中也。

上六:拘系之乃從。維之。王用亨於西山。〈隨之為體,陰順陽者也。最處上極,不從者也。隨道巳成,而特不從,故「拘系之乃從」也。「率土之濱,莫非王臣」,而為不從,王之所討也,故「維之王用亨於西山」也。兌為西方,山者,途之險隔也。處西方而為不從,故王用通於西山。〉

[疏]「《象》曰」至「於西山」。○正義曰:最處上極,是不隨從者也。隨道巳成而特不從,故須拘系之,乃始從也。「維之王用亨於西山」者,若欲維系此上六,王者必須用兵,通於西山險難之處,乃得拘系也。山謂險阻,兌處西方,故謂「西山」。令有不從,必須維系,此乃王者必須用兵通於險阻之道,非是意在好刑,故曰:「王用亨於西山。」

《象》曰:「拘系之」,上窮也。〈處於上極,故窮也。〉

[疏]正義曰:釋「拘系」之義。所以須拘系者,以其在上而窮極,不肯隨從故也。